欢迎访问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 今天是: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政务邮箱
二维码
首页 > 专题聚焦 > 法治人社 > 正文
交通事故工伤典型案例评析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31 13:03

时时彩平台可以对刷吗 www.e-sa.net  【基本案情】
   曾某,女,出生于1960年9月28日,于2013年10日进入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担任厨师,其工资计时发放,与公司未签订劳动合同,也未参加工伤保险。2015年1月18日早上6时30分许,曾某前往虎岗菜市场在为公司食堂买菜途中经过赣州市章贡区赣州大桥水东桥头路段时不幸被一辆摩托车撞倒致右脚受伤。其后被送往赣州市中医院治疗,经该医院诊断为:1、右踝关节粉碎性骨折;2、多处软组织挫裂伤。赣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赣市公交直认字〔2015〕第009号),认定曾某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曾某于2015年11月10日向赣州市章贡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赣州市章贡区人社局受理后审查认为曾某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六)项之规定,同意认定为工伤,于2016年1月9日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区人社认伤字〔2015〕第157号)。
   【焦点问题】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一是曾某超过法定退休年龄所受交通事故伤害是否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二是曾某所受事故伤害应如何适用规定进行工伤认定即如何处理“因工外出期间”与“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工伤法规竞合问题。
   【处理过程】
    本案主要经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一审、二审等法律程序。首先,用人单位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因不服赣州市章贡区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区人社认伤字〔2015〕第157号)的认定,向赣州市人社局申请行政复议。赣州市人社局受理后于2016年7月10日作出维持赣州市章贡区人社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赣市人社复决定字〔2016〕第6号)。其后,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对章贡区及赣州市人社局的决定不服,向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的过程中认为,因曾某未提交有效的证据证明其所受伤害是因为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食堂买菜而受到的伤害,故对曾某主张其为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食堂买菜而受伤的事实不予采信。并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撤销了赣州市章贡区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区人社认伤字〔2015〕第157号)和赣州市人社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赣市人社复决定字〔2016〕第6号)。最后,曾某不服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6〕赣0702行初63号),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终审《行政判决书》(〔2017〕赣07行终85号),认为曾某在上班为公司食堂买菜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受伤,且承担事故的非主要责任,其虽为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但对其伤害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并依据该《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认定为工伤。维持了赣州市章贡区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区人社认伤字〔2015〕第157号)、赣州市人社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赣市人社复决定字〔2016〕第6号),撤销了原审判决。本案处理一波三折,最终经过二审终审尘埃落定。
   【分析意见】
    本案同时涉及两方面问题: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工伤认定问题以及涉及“因工外出期间”与“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工伤法规竞合问题。当前不管是实务界还是理论界关于这两方面的问题的争议也比较大。因此,选择将此案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分析。
    一、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工伤认定如何处理
    一种观点认为,本案曾某是在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后53岁到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处工作的,受伤时已55岁,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公司未按“项目参?!狈绞轿辰赡晒ど吮O辗?。本案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曾某所受事故伤害本身也不能认定为工伤。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2010〕行他字第10号)规定,曾某为农业户口,其符合最高院答复的规定,所受伤害适用《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
    目前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工伤认定如何处理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具体问题:
   (一)关于法定退休年龄与合法劳动年龄问题
    对法定退休年龄、合法劳动年龄与劳动关系成立之间的关系,有不同的理解。一种观点认为,合法劳动年龄有上限,没有下限,法定退休年龄后提供劳动形成的是劳动关系。另一种观点认为,合法劳动年龄有上限,也有下限,法定退休年龄后提供劳动形成劳务关系。合法劳动年龄与劳动行为能力和劳动权利能力有关。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劳动权利与合法劳动年龄无关。劳动法虽未禁止用人单位聘用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但仅意味劳动者的劳动权不因超过法定退休年龄而丧失,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人员一样有劳动的权利,劳动权的存在并不等同于符合劳动关系成立的主体要件。只是与所提供劳动的单位形成的关系不同而已,权利受到伤害后救济途径的不同而已。主要的依据是《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国发〔1978〕104号),原劳动保障部《关于制止和纠正违反国家规定办理企业职工提前退休有关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1999〕8号),原劳动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企业职工“法定退休年龄”涵义的复函》(劳社厅函〔2001〕125号),中组部、人社部《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县处级女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退休年龄问题的通知》(组通字〔2015〕14号),《国务院关于高级专家离退休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国发〔1983〕141号)、《人事部关于高级专家退(离)休有关问题的通知》(人退发〔1990〕5号)以及《社会保险法》第十六条的规定。
   (二)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劳动者的劳动关系认定问题
    经过梳理涉及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人员劳动关系认定的法律性规范,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可分为以下六种情形:1、按照国家规定已经办理退休手续后,又被其他单位聘用的;2、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办理退休手续后,返聘回原单位提供劳动的;3、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未办理退休手续,未经批准仍在原单位继续工作的;4、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未办理退休手续,经批准仍在原单位继续工作的;5、用人单位未为其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以后,仍在该单位继续工作的;6、劳动者在达到退休年龄之前没有与任何单位形成劳动关系或之前解除了劳动关系,达到退休年龄后又在用人单位工作的。
目前,针对不同的超龄情形,劳动关系的认定也是不尽相同:第1、2种情形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与单位形成的是劳务关系;第3种情形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与单位形成的是事实劳动关系;第4种情形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与单位形成的是劳动关系;第5种情形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与单位形成的关系情况较为复杂,应视情况而定。若签订了劳动合同,且签订的合同期限长于或等于现今劳动者工作的期限的,为劳动关系;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则劳动者与工作单位形成的是事实劳动关系。第6种情形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与单位形成的是劳务关系。无论劳动者之前是否缴纳养老保险,只要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后到用人单位工作,其就不具有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法律关系的主体资格,按照原劳动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一项的规定,其与工作单位形成的不是劳动关系而是劳务关系。
    二、关于“因工外出期间”与“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工伤法规竞合问题的处理
    本案涉及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曾某作为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的厨师,早上外出买菜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以不同的视角来看,其同时符合“因工外出期间”与“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工伤规定。一种观点认为,曾某的工作岗位为江西某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的厨师,职责当然包括了外出买菜再回单位做饭。曾某早上外出买菜发生交通事故属于受公司指派,到工作地点外的地方从事特定任务途中发生的伤害。因而,曾某所受事故伤害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关于因工外出受到事故伤害工伤认定的规定。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曾某前往虎岗菜市场在为公司食堂买菜途中的行为属于上班途中兼顾工作上的事情,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伤害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关于上下班途中交通事故工伤认定的规定。此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曾某买菜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承担的事故责任为次要责任。如果本案曾某对交通事故的责任形式为主要责任,案情则将更为复杂。其中一个显著原因在于,“因工外出期间”事故工伤认定执行的是无过错归责原则,而“上下班途中”执行“非本人主要责任”的归责原则,双元归责原则导致认定上的差异。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因工外出期间”规定,其主要立法精神是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因工外出履行职务期间(含往返途中),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含事故伤害、暴力伤害和其他形式的伤害),其受伤性质应当认定为工伤。第十四条第(六)项“上下班途中”规定,其主要立法精神是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在往返用人单位和职工住所途中,只要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发生机动车事故伤害,其受伤性质应当认定为工伤?!耙蚬ね獬觥?,是指职工不在本单位的工作范围内,由于工作需要被领导指派到本单位以外工作,或者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自己到本单位以外从事与本职工作有关的工作。这里的“外出”包括两层含义:一是指到本单位以外,但是还在本地范围内;二是指不仅离开了本单位,并且到外地去了。而对“上下班途中”的理解应作“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限定,“上下班途中”包括职工按正常工作时间上下班的途中,以及职工加班加点后上下班的途中。从劳动时间看,不管是上下班途中这段时间,还是因工外出的时间段都是工作时间的合理延伸?!耙蚬ね獬銎诩洹钡哪芄蝗隙üど说姆段У娜反笥凇吧舷掳嗤局小钡?,甚至,同样的伤害或者事故情形,在“因工外出期间”属于工伤,而到了“上下班途中”,则不能认定为工伤。
    从国外法律实践来看,美国关于途中工伤的主要判定方法即所谓的“特殊任务”理论与“双重目的”规则。其中,“特殊任务”指的是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指示下从事某项特定的活动?!八啬康摹敝傅木褪?,为了履行用人单位的命令,劳动者外出活动,如果在路途当中顺便,从事私人的事情。其中一个目的是私人目的,另外一个为因工目的。这就被认为是双重目的。私人目的与因工目的在此时形成的竞合关系。劳动者在从事与工作有关的过程中,顺便做了一些私人的事情,在经过此路段时发生的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而日本的“通勤事故”主要指的是居住地与工作地之间往返途中所发生的事故。但是对于身兼数职的人员而言,往返于不同工作场所之间的路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也可以认定为“通勤事故”。日本的“通勤事故”规定还包括了我们国家因工外出的内容。此外,在日本的“通勤事故”当中,有专门的“偏离”“中断”的规定。其中“偏离”主要针对的是上下班的目的;“中断”主要涉及的是从事私人的、与工作无关的行为。本案曾某在早上买菜的行为显然属于美国工伤理论中的“特殊任务”,根据公司的安排外出买菜。因为买菜行为属于履行工作职责的行为,不属于私人目的,因而不符合“双重目的”的规则。本案同样符合日本的“通勤事故”规定。
   【工作建议】
    通过以上述曾某早上买菜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工伤案例的法律分析,对当前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工伤认定以及交通事故工伤的处理进行了梳理,为我们以后处理类似案件提供了有益借鉴。
(一)以实质要件而不是以形式要件认定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判断劳动者与用工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从双方的实质要件去判断,而不能以是否参加社会保险、是否已经领取养老金或退休待遇等形式上去判断。笔者认为,应按照《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一条规定的三个实质要件进行识别:一是主体的识别。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用人主体必须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个体工商户、居民委员会或村民委员会等法定主体,劳动者要符合劳动年龄条件(未满16周岁,特殊行业要经过审批),男不满60周岁,女不满55周岁(女工人不满50周岁),且具有与履行劳动合同义务相适应的能力的自然人。二是关系双方管理的识别。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是关系双方承担义务的识别。劳动关系中的用人单位必须按照法律法规和地方规章等为职工承担社会保险义务,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由此看出,劳动关系成立的必要条件是“主体合法性、管理从属性、报酬专属性、劳动包容性”等,这几个条件是整体统一,缺一不可的。
    但在目前的劳动关系认定中,以形式要件认定劳动关系的主要有两种情形。一是以是否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者领取退休金为标准来认定劳动关系,这主要表现为没有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农民工这一特殊群体,而忽视了认定劳动关系中劳动者主体资格这一必备条件。二是以参加社会保险特别是是否参加工伤保险为标准来认定劳动关系,而忽视了是否已经领取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也忽视了是否是进城务工人员或其它人员的区分?!度肆ψ试瓷缁岜U喜抗赜谥葱?lt;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社部发〔2016〕29号)第二条规定就属于这种情况。
   (二)多因素综合区分“因工外出期间”与“上下班途中”工伤法规竞合
区分“因工外出期间”与“上下班途中”工伤法规竞合可以综合考虑以下几个因素:
    1、工作地点因素
    一般而言,上下班途中的目的工作地点应当是劳动者惯常的工作场所,该地点当具有稳定性和长期性的特征;而“因工外出期间”的目的工作地点应当是暂时性的、临时性质的工作场所,其参照物就可以是职工日?;蚬潭ǖ墓ぷ鞒∷?,即通常是任意性的,不具有稳定性和固定性。
    2、工作时间因素
    一般而言,针对“上下班途中”的是标准工时的工作时间制度,是单位早已规定好的,可变化性不大,不得随意更改,具有较强的固定性,符合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要求;相比之下,“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作时间则具有较大的灵活性,有些情况下劳动者甚至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和工作性质较为随意的安排自己的工作时间或者与工作对象共同约定工作时间,不具有很强的强制性。
    3、路径的因素
    上下班途中的路途一定应当是劳动者的工作地与居住地之间的合理路径;而因工外出期间的路途不但可以是职工临时工作地与居所之间的合理路径,也可以是一个工作场所到另一个工作场所之间的路途。同时,从距离要素和路途方向来看二者都应当走两地之间最直接最方便的路线。如果不是在此种性质的路线中受到伤害,则还需要考虑劳动者绕道的理由是否正当合理,同时还要注意因故偏离合理路线的“故”能否中断对原定路途性质的认定。
    4、路途时间要素
    明确了工作地与居住地后,就要考虑两地之间通达的合理时间。除了距离远近需要被考虑外,还应当考虑途中的道路交通状况、出行方式、交通工具的种类、天气原因等因素,以确定途中所用时间是否属于合理的时间。这两种路途时间并没有比较长短的需要,只是一般而言因工外出期间所用的路途时间较多于上下班途中所用的。

分享到: